追蹤
流浪嗜酒師-PETER PETRUS
關於部落格
不要動 ! 這是搶劫 !! 把你的愛情交出來 !!

流浪是我的天性,搞怪是我的風格,我遊走世界各地,尋找心目中那一瓶美麗的葡萄酒,因為我是流浪嗜酒師~ PETER Petrus
  • 72822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台北首場"喝酒喝酒團"(暫定)團聚~!




餐點我是選擇了公司巷口的那家蔬食餐廳(之前就想要去吃了),至於酒!就從公司挑選我的私藏酒之一,是GRAVES(葛拉夫)特別級的Ch’Malartic Lagraviere(瑪拉提.拉卡維爾)之二軍酒,Le Sillage de Malatic(史雷巨.瑪拉提)1990年。我一直想找機會將他開來喝喝看,畢竟這個年份是此酒莊剛換新主人的佳釀。




 
我們點了餐,請餐廳幫我們外送至公司,但等在餐點時,就先開瓶醒久,原先是使用侍酒刀,但發現情況不對,立即改用老久開瓶器,整個軟木塞品像良好,氣味也很不錯,甚至在到酒的時候,香氣也很迷人,只是在喝的時候,香氣與味道就不是這麼好了,畢竟是19年的老酒了,或多或少還是有些老酒應該有的氣味,只是令我擔心的是,這款酒會不會過老或是掛點。
 
色澤上有很漂亮的老酒色(褐色)且透亮,只是一開始的那部愉悅的味道,令我們不舒服,我們邊聊邊喝指示都過了1~20分鐘了,怎麼還是不見起色,而且餐點也都送來了,為了能夠更快的喚醒它的美味,我決定使用醒酒器,但這樣做是有風險的,要是酒體不夠好,可能會一下子就會把最好的階段給醒過了頭,到時候就真的是丟臉丟到家了,只是剛入醒酒器香氣上與味道上是有好一些,原先的臭尿氣味不見了,出現的是醃漬氣味。口感上如水偏酸的酒質漸漸的有多一些的口感,但還不如我的期望。
 
我們依舊邊聊邊吃邊喝,互相分享交流,只是都入醒酒器一段時間了,依我的經驗裡應該要醒了,可是它的依舊是很品穩,沒有太大的變化,這時我開始擔心這瓶酒可能已經是在末段了。但阿涂是一個很厲害的人,雖說他一直強調他不是很懂,而且長久以來都有鼻塞的問題,可是他是一個很有敏銳度的人,在他不知喝完第幾杯之後,從醒酒器中在倒入新的酒時,他感受到不一樣的氣息,只是說不上來是什麼味道,我趕緊將杯中的酒清空,到入新的酒,我的內心大喊著:它醒了~它終於醒了(邊跑邊流淚!),從原先的醃漬氣味,轉為誘人的莓果香,口感上也有的不同的變化,從酸度明顯、甜度低、單寧薄弱,變為酸度適中、甘甜明顯、丹寧在入喉後表現出來,尾韻有濕木的氣息,帶有土味與鹹味,而且這樣的口感與香氣一直不斷的再變化。我深深的認為要是阿涂能夠在經過幾次的品飲洗禮,將上專業的指導,我想未來他會是一個很厲害的品飲家。這時阿涂問我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他說:這款酒最好的狀態是在什麼時候,或是怎樣的口感?我笑笑的回答: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你,因為這不是看我,而是看這支酒要帶你到什麼皆段,你想被帶到哪個境界。
 
大約在一個多小時的時候,這款酒將我們帶到它的最高峰,之後漸漸的開始走下坡,這時敏銳度高的阿涂,就說:好像味道又變了ㄟ,但是沒有之前這麼好。
我:這下子你就知道這款酒它的最好狀態在哪了吧!
他點點頭:嗯~嗯!!
 
但我們的酒也喝了差不多了,雖然這款酒來自PESSAC-LEOGNAN(貝沙克-雷歐濃)產區,但卻沒有很強烈濃郁的口感,或許是因為已經放了19年的關係。但是那令人熟悉的風土味,依舊是有的,雖然只是二軍酒,但沒讓我失望。只是這款酒的適飲期已經接近尾聲了,若想要品嚐這美好,可是不能再繼續等待了!
 
喝完的葡萄美酒,為了讓這第一廠的團聚更有趣,我把陳年的1987年波特酒拿出來招待,讓阿涂好好品嚐一番,就當作是餐後的甜酒。最後的結尾是用義大利的蒸餾酒"Grappa",擁有相當特殊的風味與口感,我想這是給阿涂一個相當難忘的經驗。關於Grappa的經驗我會再找時間整理我的文章,與大家分享。


沒想到!就這樣吃吃喝喝一晃眼都快11點了,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我們相約下次在他回國之後再辦一場在團聚,到時候在邀約更多的酒友一起共同歡樂。



              ~未成年請勿飲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