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嗜酒師-PETER PETRUS

關於部落格
不要動 ! 這是搶劫 !! 把你的愛情交出來 !!

流浪是我的天性,搞怪是我的風格,我遊走世界各地,尋找心目中那一瓶美麗的葡萄酒,因為我是流浪嗜酒師~ PETER Petrus
  • 6728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版的Napa & Sonoma (后里&二林)



台灣種植釀酒用葡萄可以推算到日據時代,在台灣光復之後由國民政府接手,當時種植的葡萄幾乎是完全供應給政府收購,直到台灣開放民營釀酒,才開始真正的台灣葡萄酒釀造文化,這感覺像是美國開放禁酒令之後的
NapaSonoma

 
(五十幾年的老藤葡萄樹)

 

因為供應政府的需求量逐漸開始變少,甚至政府為了要求品質而減少產量,開始要求多少公頃的土地只收購多少的葡萄,到最後由於葡萄酒產量過剩而滯銷,乾脆直接出錢請果農撤地休耕,有些果農為了維生,只好拔除掉種植的葡萄園,但也有些仍然繼續保留著,而自行釀造葡萄酒,以自產自銷的方式,漸漸的本土的酒莊也開此成立,而這些酒莊真的是只能稱作車庫酒莊

 

 

※這些故事與內幕都是來自一位葡萄果農多年的經驗談。

 

 

這次會有這樣的動機去拜訪台灣的酒莊,完全是因緣際會,在前些日子的葡萄酒展中,有一家"金鴻勝"酒廠前來設攤,由於朋友的推薦下,我去品嘗了他們家的酒款,在品飲的過程中,這家酒廠讓我看見與台灣其他酒廠的不同之處,頗有新世界的身影,這一點讓我感到驚訝,只是覺得應該還可以在更好,是有機會的。

 

 
 

之後在阿源博士的邀約下,我們撥空南下彰化二林,拜訪了這一家酒莊,在窮鄉僻壤之地,要找到一家車庫酒莊還真是不容易,就連GPS也不一定會準確的帶你道正確的位子,這時世界上最好的地圖就該出動了,用嘴巴問當地的居民。在外表完全看不出是一酒莊的民宅後面竟然就是酒莊的所在地,老闆的哥哥涂大哥很熱情的接待我們,並邀請我們去參觀她們加的釀酒室與發酵槽,這跟我前些日子去美國Napa參觀精品酒莊幾乎沒什麼兩樣,簡單!

 
(超小型的台製發酵槽)

 

涂大哥不僅招待了我們最新款的葡萄酒之外,還拿出自家種植的食用葡萄,其中有一款名為"蜜香葡萄"好吃至極,完完全全將一旁的巨峰葡萄給封殺了,而品嘗他們家的葡萄酒,與之前在葡萄酒展時的不同年份,在香氣上他讓我看見新世界葡萄酒的身影,那新鮮多汁的莓果香氣,帶有些華麗的花香,只是在口感上只有法國Vin De Table得等級而以,酸度高!像是新鮮的水果汁一般,酒體輕薄。但是以台灣的葡萄酒而言,這樣的水準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上部黑色的是巨風,下方紫紅色的是蜜香) 

 

於是我很好奇的詢問的一些問題,像是這些釀酒的方式與技術是從何得來,是否有去上過課或是去學習過嗎!?涂大哥的答案讓我有些驚訝!!

他說:我們沒有去學過,只憑著自己的摸索與別人喝過給的意見,而至於教授講的根本就不能用(還是有去請教專家=.=")!

甚至他還說:我們之前也有用什麼橡木桶,一個好幾萬塊,作出來的東西根本不能喝!所以現在都擺在那裡裝飾。反正要木桶味,就去買木塊回來泡,要好一點的就買貴一點的回來泡,味道夠!時間也好掌控。

 

 

(因為有機栽種,所以就連蝸牛也還分食,這就讓我想起一首歌)

 

聽到這裡我傻眼了,但這不就是像澳洲當初在釀酒時常用的作法嗎!?還有些部分也是讓我相當的佩服,像是懂得利用低溫發酵的方法萃取更多的果味。了解拉長時間讓酵母菌發酵,讓酒體更穩定等。採收較為成熟的葡萄,讓果皮的色澤更加深邃,以確保釀出的酒體的色度。利用有機栽種,如:蚯蚓鬆土,養活土地、引鳥吃蟲,減少殺蟲劑的噴灑、利用雜草吸收多餘水分,還可以切割當肥料等,讓土地與葡萄都能夠有正好的表現。如果說以上這些方法都是自己想出來的,那這與新世界的作法有何不同呢!或許差異在於酒的技術上吧!關於這一點讓我看見台灣葡萄酒的一線曙光!!


(樹根旁全長滿的雜草!)


接著我們離開了酒莊前往葡萄園觀看葡萄的種植,在葡萄園涂大哥邊走邊採葡萄要我們吃,結果一路走下來我們每個人手上都是一堆葡萄,真的是相當的熱情,但這也是不浪費,因為現在已經算是葡萄季的末期了,藤上的這些葡萄已經不再作採收了,因為數量少成熟度不夠,不適合拿來釀酒,只能放任生長,等到修枝的時後在剪下來回收當肥料。


(長滿的還未完全成熟的黑后葡萄)

 

 

看著掛滿在樹上的黑后葡萄,我忽然有一個想法,要是能將這些葡萄全數採收下來,再利用自然風乾的方式,來製作麥稈酒或是義大利著名的風乾葡萄釀造的Amarone我想應該會有不錯的味道,也不必浪費這麼好的葡萄。

 


(好多超好吃的蜜香葡萄) 

 

在離開葡萄園時涂大哥依舊日很熱情的剪下許多串的葡萄堅持要我們帶上車,真的是足感心ㄟ~ ^_^




離開了彰化二林往北走,阿源博士忽然提議說要不要去台中樹生酒莊,因為下交流道就到了,所以我們又再前往樹生酒莊。來到樹生我們遇見的老闆,他很熱情的接待我們(熱情!是台灣人的象徵~ ^ ^),也帶我們去參觀他的酒廠,並述說著他們的故事,樹生酒莊可以算是台灣早期種植葡萄的先驅,在這裡你看的見50年的老藤葡萄。


(老闆滔滔不絕的述說著他們的故事)


(專業的釀酒設備)


樹生酒莊這裡的規模與設備,遠比彰化二林的還要來的有制度與技術,只是在酒質方面卻不及彰化二林的那家酒廠
(這是我個人觀點),更令我訝異的是,他們還聘請了葡萄酒專任講師陳千浩老師作為技術指導,而他第一款指導的酒就是"舞月天",我想之前有喝過阿源舉辦的奇怪產區趴二,的白酒品酒會時應該都有印象,這讓我完全對陳老師有些改觀,或許他有不為人知的理由,而當天他剛好也在酒莊內,只是還來不及向他請教,陳老師就先離開了!!

 

 

我想這個問題就留著等待哪天去解答吧!
 

 

這次去吃到的當地新鮮現採的葡萄,有幾款讓我相當訝異,在此與大家分享!

 

蜜香葡萄~

 

是新改良品種,由於不易種植,在加上她皮薄易破損,無法長途運送,因此種植的人少,基本上也不作外銷,大多只有在產地才看個見吃的到。也是因為她的皮薄,且甜度極高,幾乎沒有酸度,在加上她的口感軟嫩,入口即化,最重點是她有熟成的網狀哈密瓜的香甜味,與薄酒萊新酒的香蕉油(或是古早味清冰)的特殊香氣,感覺很像是國外的格烏之塔明娜(Gewuztraminer),外皮也是呈現淡粉紫色。

 

台中一號~
這是最新改良品種,目前還再試種當中,因此並沒有拿來釀酒,外觀與金香葡萄相似,但是比較偏黃,香味上比較偏草味,果皮相當厚,果肉很脆,有非常明顯的土芭樂味道與些許的辛香味,甜度有、帶點酸,這可以說是我目前吃過最特別的葡萄品種,真不知道白蘇維雍(Sauvignon Blanc)吃起來是不是也是這個味道,因為芭樂味。

 

 

黑后~

 

這可以說是台灣最常見的釀酒用紅葡萄,有酸度、有甜度,有黑色漿果與蘋果的味道,有足夠的單寧可以釀出很棒的葡萄酒,有的人會認為是黑皮諾,但我倒認為像是梅洛(Merlot)的感覺。

 


但是不管是什麼樣的葡萄品種,我相信只要有好的技術與用心,一定可以釀造出屬於台灣風格的葡萄酒(但不要是紅麴那一種~=.=)。期待年底11月的到來,因為我們與涂大哥相約再見面,品嚐他們陳甕的過的白蘭地,這是西式白蘭地加上中式甕中陳年,真不知道那中西合併會是什麼樣的風味,真是令人期待!!


歡迎到流浪嗜酒師的粉絲頁按讚喔~
https://www.facebook.com/Somobilier?ref=hl#


                                     ~未成年請勿飲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